香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TPP年底谈成还有戏吗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8:24 阅读: 来源:香熏厂家

TPP年底谈成还有戏吗

以克里为首的美国顶级外交贸易官员正踏上TPP救火之旅把想请客又不想花钱用在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上,恐怕再贴切不过。

以克里为首的美国顶级外交贸易官员正踏上TPP“救火之旅”

把“想请客又不想花钱”用在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上,恐怕再贴切不过。

在7月底TPP部长级谈判再次搁置决议后,美国派出国务卿克里、贸易谈判代表弗罗曼等高官在8月紧急探访东南亚,踏上挽救TPP谈判的“救火之旅”。

克里在新加坡谈及TPP时讲到,“TPP是美国对于亚太地区安全和繁荣的长期承诺,在经济、外交、政治以及安全方面都有意义。”

然而需要看到的是,TPP谈判中的12个成员国并不都在亚太地区有地缘政治诉求:以墨西哥为例,其选择加入TPP谈判,更多是看中亚太地区经济的潜力以及自身对更加快速融入全球供应链的诉求。因此在本次夏威夷州茂宜岛的谈判中,墨西哥谈判代表强烈捍卫本国汽车业权益时所表现出来的令人“目瞪口呆”的行为,并不令人意外。

实际上,TPP谈判在最后阶段所暴露出的在汽车、乳制品以及医药品、知识产权方面的谈判僵局,根源在于涵盖了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TPP12个成员国在应对自由竞争时能力迥异,各自的诉求横亘谈判光谱两端。

但是主导谈判的美国不仅无意在知识产权等方面让步,仍以TPP是“21世纪最高标准的新型贸易协议”等说辞试图说服其亚太盟友。对于面临国内选民碎片化诉求的各国政府而言,除非美国在8月底前启动“单边支付”选项,否则恐怕将无法为美国的亚太政经战略“埋单”了。

令人“目瞪口呆”的汽车之争

在乳制品市场谈判方面,新西兰以小国体量强硬阻碍谈判进程的举动招致了严厉批评。回到国内的新西兰贸易部长格洛泽表示,虽然乳制品谈判胶着是现实,但是在汽车业方面的谈判一样阻碍谈判进程。

“我必须说,包括两个主要谈判国在内的国家,都在汽车层面发难。”他表示,用令人“目瞪口呆”形容当时在汽车贸易方面的争锋并不为过,这与各方在乳制品方面的争吵不相上下,最终各方也没有在一个明确的立场上找到共同点。

之所以令人目瞪口呆是在于,原本在汽车方面最大的争议已经在日美双边谈判中得到解决。双方以“大米换汽车”的方式达成协议,日本可能最终对美国大幅增加大米进口配额,而作为回报,美国对日本汽车零部件征收的进口关税中,全部品类的一半以上有望在TPP生效后立即撤销。而剩下的零部件中大部分的关税将在10年内撤销。

然而美国作为主导谈判的一方,却忽略了北美汽车生产链上其他国家的经济诉求。此次,墨西哥经济秘书瓜亚多(IldefonsoGuajardo)在TPP部长级谈判会议中同日本代表发生了激烈冲突,不少谈判代表在会后表示,正是这一冲突粉碎了完成TPP谈判的希望。

处于争议中心的是如何定义一辆“TPP汽车或卡车”。墨西哥希望其零部件65%是在TPP区域中完成制造的车辆才可以取得上述资格并享受低征税的待遇。墨西哥汽车行业在全球排名第七,出口在世界排名第四。

然而日本方面则认为,零部件50%在TPP区域中完成制造的车辆就应享受关税优惠,因为日本的零配件工厂以及供货商多分布在泰国和中国。

最终墨西哥和加拿大均拒绝了日本的提议,并认为如果按日本的提议行事,日本汽车业有可能影响到北美地区整体汽车行业供应链。这一谈判结果令日美措手不及,并被迫重新调整谈判立场。

美国力求均摊成本

被外界诟病的在医药品知识产权方面诉求过于独断,也体现了美国在谈判时力求将TPP的成本均摊到其他成员国家身上。

根据美媒所看到的在知识产权方面未完成的文本,可以清晰地断定,美国在此领域的谈判立场上遭到了孤立。

比如,在执行力方面,美国和日本认为,缺乏执行力不能为在确保合规性方面的失败找借口。这一立场遭到了新西兰、越南、墨西哥、秘鲁、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文莱的反对。

不过,奥巴马政府及其谈判团队也在此方面受制于国内政治。美国参议院中的共和党人强力要求美国谈判团队不得在医药产品的12年知识产权保护期方面出现任何松动。从另一方面来看,有美国法律界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也确认,如果此条款谈成,那么美国必定获益最大。

尤为明显的是,美国的谈判团队显然无法在国内游说团体的经济诉求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之间找到一个恰当的平衡点。

谁来为奥巴马的亚太经济遗产埋单?

在看清各国不愿轻易为奥巴马的亚太经济政治遗产轻易埋单的大势后,奥巴马政府派出以克里为首的高级官员奔赴亚太地区救火,试图以政治、经济乃至安全方面的稳定性诉求来提醒各谈判国,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不可替代性。“美国在此区域,不仅是受到欢迎,甚至也是受到要求的。”克里在演讲中提到。

“在TPP之下,所有人都要尊崇国际劳工和环境保护标准,并禁止使用童工等。”克里表示,所有参与者都需要保证国有企业同私企之间的公平竞争,并同与贸易相关的贿赂和腐败做斗争,保证开放和自由的数字化贸易,并保护知识产权。TPP的影响,不仅是在区域内,也将超越其区域。

然而,完成TPP谈判并不能仅靠美好愿景。谈判时间对于奥巴马团队来说所剩无几:目前美国国内贸易专家给出的最后期限是8月底。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查阅弗罗曼的日程看到,在8月22~25日,他将飞赴吉隆坡参加东南亚经济部长会议,新加坡、文莱、越南和马来西亚都将参加上述会议。

如果届时美国可以结束实质性谈判,奥巴马政府也需在至少90天之前通知国会他将签署TPP协定。目前来看,奥巴马政府在今年11月中旬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宣布签署TPP协议的可能性非常渺茫,而如果国会对TPP进行投票的时间被拖入2016年,那么即便TPP谈判结束,其在国会的命运也将变得更加多舛。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