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90后CEO杜梦杰阿富汗经历爆炸险丧命现融资300万美元

发布时间:2020-02-14 05:25:13 阅读: 来源:香熏厂家

四年前,HIVE创始人杜梦杰与死神擦肩而过。

喜欢冒险的他独自出国游学。从印度出发,穿越尼泊尔、迪拜等,到达阿富汗。在阿富汗,恐怖分子埋下的一颗炸弹,差点让他无法安全回国。

事后,他感慨良多。“若你活过的这个世界跟你没有来过一样,这是一个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我想做点事情,让别人记住。”

他当即想在“游学”领域创业,但因事搁浅,“觉得自己能力不到。”2012年9月,他上线追梦网,成为国内首批众筹试水者之一。

三年后(2014年),时机成熟。尘埋了三年的想法,终于有机会再实现:帮助年轻人发现全球的实习、义工等实践机会,如插花、潜水、学泰拳… …

今年6月,杜的项目“HIVE”进入筹划阶段。9月,杜宣布获得300万美元融资,资方为IDG、丰实资本、投中集团创始人陈颉、知名主持人汪涵等。

目前,“HIVE”已拥有40万用户。

一次惊险的游学经历

“嘣”的一声爆炸巨响,警报长鸣。一队美国士兵聚集在公司门外,扛着枪。阿姨惊慌冲进了门,大喊“快躲进地下室去”。此时的杜梦杰被吓得半傻,以为塔利班势力冲了进来,他们会身绑炸弹,先用机枪扫射,然后自杀式爆炸,完了。

还好,爆炸地点是一家超市,与他隔着一条马路,步行过去尚须10几秒。2011年的阿富汗并不太平,那年杜22岁,正在阿富汗实习。他所在公司是一家物流公司,专为美军运输饮料。他的路线起于印度,历经尼泊尔、迪拜等,阿富汗成了他的最后一站。

杜梦杰留着长发,与士兵一起合影

爆炸发生的第二天,他匆匆买了回上海的机票,行程提前5个月结束。他着实受到了惊吓,曾经怀揣着牛人之梦的他,差点客死他乡。“若你活过的这个世界跟你没有来过一样,这是一个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我想做点事情,让别人记住。”

阿富汗的实习经历告诉他,可以先从“游学”入手。“从印度到阿富汗,整段实习从申请到通过花了1-2个月时间,要给人发邮件、等回复、约聊… …再加上国外时差因素,沟通效率很低。”

然而,杜最终只是想想而已,当时的他并不自信,“觉得自己能力不够。”他也最终创了业,但选择了其它领域。2012年9月,他上线了追梦网,成为国内首批众筹试水者之一。两年后,他基本实现之前的承诺:做点事情,让人记住。

去年下半年,时机成熟。杜获得了新一轮融资,“我觉得自己挺牛的,有粮草了。投资人、团队也认可我。可以做了。”

首批10万用户

尘埋了3年的想法,终于有机会重新实现:帮助年轻人发现全球的实习、义工等实践机会,如插花、潜水、学泰拳… …

他估摸着,国内用户对这块儿还很懵懂。“可能90%以上不知道有这样的机会,还能去国外实习、当义工。少数人可能知道,会去网上搜索,通过少数组织申请,比如WWOOF,但流程很麻烦。此外,你无法判断它的好坏,比如工作内容、薪水、评价… …”

国外机构也有很强需求。“他们需要会中文的,或既会英语又会普通话的实习生,但他们只有一个全英文的官网,在国内并没有代理。”

去年10月项目启动,模式很轻。杜只上线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只搜集信息,不做交易。“我们先列出来几百个不同的网站、组织,然后找兼职生人工去上面扒游学信息,编译过来,每编译一条给几块钱。”11月份,杜开始研发APP,但最终全部废掉。“一个类媒体产品,也是纯粹的信息呈现。”

今年4月份之前,杜一共编译了1000-2000条信息,单编译的兼职生数量就达几十人。但用户反馈用处不大:看到信息后,他们还得从网上搜索,把传统繁琐的申请流程全走一遍。

杜意识到,纯粹的信息呈现无多大意义,必须切入交易。“这意味着,我必须与机构直接谈合作。”4月,新版本APP “HIVE”上线,同时商务谈判部门成立。

商务人员的职责是寻找项目合作方。一开始,他们做得非常复杂,把眼光放在全球,如欧洲、南美洲… …5月份,杜逐渐聚焦,把主要精力放在了东南亚。“东南亚近、价格便宜,用户更容易去。”

杜梦杰(右)与投资人汪涵一起,左是杜的联合创始人

6-7月份,杜的团队集中给500-600家机构发去邮件,谈成80多个项目。其中既有机构,也有中介方。“从能接收的用户数量来说,中介方比前者更多一点。”

另一方面,通过地推,杜获得了大量C端用户。“5月18日-6月18日,我们花了一个月时间地推了广州所有大学,获得了约10万用户。”

简化服务流程

到了7月份,用户在“HIVE”上的申请流程已经比较简单。

用户看到信息先报名咨询,若项目方(如实习企业)需要审核,杜会把必备的用户资料告知于他。接下来是面试、用户付款。付款成功后,杜会统计航班信息,给出机票、保险建议。最后,将用户托管给项目方,让后者接机。

在服务上,杜越走越深。8月份,杜开始派出领队。“主要原因有几个。用户年纪偏小,出国遇到应急问题,没有能力处理;语言不通,沟通可能不到位;出于安全性考量。”

只有周期短的项目才需要领队。“1-2周的项目需要全程跟,超过3周的项目,只需跟个开头就行了。再长的(比如3个月)就不需要领队了,这类项目通常已有完善的系统,比如去清迈支教,这是政府主导的项目,不用担心任何安全问题。”同时,为减轻差旅成本,领队出国同时兼项目开发的任务。

自4月份上线以来,“HIVE”已拥有40万用户,其中付费用户为700-800人(8月份达200-300人)。目前,“HIVE”团队约40-50人。

“HIVE”已经有了收入。“价格由项目方定,我们从中抽取5%-12%不等的佣金。但摊上运营费用,公司还是亏损状态。”杜说。

因为模式重,“HIVE”面临着服务效率的挑战。“比如前期的客服咨询,我们一人每天最多能接受的报名用户约为30人。”

杜现在没有B端APP。项目方无法与用户直接沟通,必须人工撮合(如面试、机票环节),这导致了效率的降低。B端APP预计11月份上线。

刚过去不久(9月17日),杜宣布HIVE已完成300万美元融资,资方为IDG、丰实资本、投中集团创始人陈颉、知名主持人汪涵等。

11月份,杜即将上线“HIVE”英文版。“我们不止帮助国内用户发现全球游学机会,还将帮助全球用户发现全球的游学机会。”

四年前,杜苦于没有粮草,不能尽早在游学领域创业。一年前,一轮新的融资进入,让他终于有机会创办了HIVE。而今,杜又有了新的粮草,他会跑出一条怎样的赛道?

中山代理记账公司会计

深圳筹划税务多少钱

代理记账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