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3Q之争达到高潮数亿网民电脑成他人战场

发布时间:2020-02-11 04:14:45 阅读: 来源:香熏厂家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全世界第一场在数亿网民桌面上演的弹窗大战;全世界第一款诞生第三天下载量就突破千万的传奇软件,在诞生第七天就宣告死亡,其时用户已经超过2000万;腾讯说这是第一次有一个软件公然劫持另一个软件按钮,360说这是第一次有一个软件要求用户“二选一”……

同时,这也是一场奇怪的战争。腾讯和360都说自己是为了用户的安全,都说尊重用户的选择权,都说自己是情非得已,都义愤填膺地把对手比作“杀人犯”,都说如果对方赢了将是中国互联网的灾难。

这是中国互联网影响面最广最残酷的一场战争,这是互联网第一次世界大战。

两个多月前的甜言蜜语

8月17日,七夕情人节第二天,中国互联网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召开,360与腾讯看起来十分甜蜜。

大会主会场旁有很多网络媒体的直播间,当天下午,周鸿祎走进了腾讯的直播间,他猛夸腾讯,说“重要的是向腾讯学习,学习它的微创新,学习它以用户为中心、关注用户的做法。”周还表示360不会模仿腾讯的业务,不会跟腾讯正面竞争。

两天后,在大会的一个分论坛上,周鸿祎在公开演讲中再次夸奖腾讯,“我觉得有些公司做得很好,确实值得学习。腾讯在很多大的方向上跟我们小兄弟争夺市场,但是你真正观察一下,在很多产品细节上,比如说Q Q影音、Q Q音乐,它做了很多的微创新。”

“今年周鸿祎怎么变好心了?”一家网络公司的高管看着台上演讲的周鸿祎对南都记者说。

周鸿祎在业内树敌无数,跟很多知名互联网公司都有过节。“老周这个人特立独行,别人好好吃饭,他过去给人把碗砸了;现在很多公司都看不惯腾讯,现在老周又跳出来说腾讯好话了,他到底在想什么?”

一个多月后的9月27日,360推出隐私保护器,直指腾讯QQ侵犯用户隐私,战火就此点燃。

11月1日,360扣扣保镖发布后两天,弹窗大战正酣,周鸿祎在微博中写道:“360一向喜欢‘不走寻常路’,向G oogle和苹果学习,做别人想不到的东西,而不是像腾讯那样‘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都说弹窗大战是迫于无奈

“360扣扣保镖推出3天下载量就突破千万,全世界这都是第一个做到的!”11月1日,屠建路告诉记者,他们10月29日推出的那款软件反响非常热烈。

两天后,中国互联网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因为这款前所未有的软件爆发了。360公司里气氛很热烈,接受采访的人们都很兴奋,他们在挑战中国最大、世界第三大的互联网公司,他们认为网民大多数是支持360的,而自己代表着正义。

此前几天,中国互联网爆发首次“弹窗大战”,装机量6亿的QQ和装机量3亿的360,分别利用自己的客户端向用户桌面发送弹窗,攻击对方。

数以亿计的中国网民被你方弹罢我登场的桌面斗争侵扰,有的抱怨被打扰,有的搬板凳看热闹。

到处都是对这场弹窗大战的抱怨,可能因为360的弹窗是弹到电脑桌面中央而且硕大醒目,所以多数指责投向了360。

“我们是迫于无奈,”11月1日,360副总裁刘峻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是腾讯先弹窗的,360忍无可忍,最后才无奈采取这种手段,“当天我们的卸载量就增加了,我们迫不得已要做消毒,这是个防守的动作。”

据屠建路介绍,弹窗在360是一种战略威慑力量,就像核武器,不会轻易动用,“整个公司只有周鸿祎一个人有权力拍板说发弹窗。”

360方面一再强调,360发弹窗是在自卫反击,他们指责腾讯滥用了自己的媒体属性,“大家用QQ用惯了,而且他们有腾讯网,大家每天都看到腾讯的弹窗,而我们极少发弹窗,至于广告更是从来没有发过一个,所以大家不习惯。”

那么腾讯为什么要通过弹窗的方式指责360呢?腾讯回应南都记者说:“当对方一再抹黑腾讯、欺骗用户的时候,我们有义务用适当的方式告知用户我们的立场及进行善意的提醒,以帮助他们做出判断。”

腾讯和360都说自己弹窗是被迫的,两家接受南都采访时一个说:“360真实的逻辑是,当他们施暴的时候,对方不仅不应该反抗,最好连喊救命都省了。”另一个说:“大公司首先要自律,这事不是我们挑起的,腾讯不自律,那你说我们怎么办,闭嘴,让它打?”

“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11月3日下午,南都记者给腾讯和360各发了一封邮件,问的是同样的问题,是否可能出现“二选一”的情况?如果出现了,结果会如何?等到下午6点,收到了腾讯的回复邮件,几分钟后,“一战”就爆发了。

腾讯“作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将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 Q软件”、“采取与360软件不兼容的紧急措施”———也就是说要用户必须二选一。

“疯了!”这是很多人看到这个消息时的第一反应。这超出了人们的预期,“这已经不是竞争了,甚至已经不是恶性竞争了,这是在试图用非常手段来终结问题,但这能终结问题吗?”当晚,D CCI互联网数据中心主任胡延平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感慨。

之后的几个小时可能是中国互联网最惊心动魄的时刻,双方攻防不断,网民眼花缭乱,虽然还很少有用户真正被这一措施影响到,但大家已经开始焦虑怎么办。

当时,腾讯副总裁、公关总经理刘畅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一直非常纠结,不想把用户的桌面当做战场,而最后采取的这种“二选一”的做法已经是“非常温和的方式”,因为“把选择权留给了用户”。

你可以选择卸载360,也可以选择卸载Q Q,你有选择权。但是,很多用户不接受腾讯的苦心,他们不认为自己有选择权———自由选择在自己电脑上用什么软件的权利。

在新浪、网易等第三方的网络投票中,都有过半的人选择了如果二选一就卸载Q Q。“这反映了用户的一种态度,对腾讯做法的反感,但实际上在操作中可能还是会保留Q Q。”胡延平对南都记者说。

这也是很多业内人士的共识,QQ对于用户而言几乎是不可替代的,是必需品,他们的家人朋友都在上面。如果“二选一”真的进行到底,那么腾讯会有损失,而360则可能生死一线。

3Q们需要监督制衡吗

“假如360赢得了战争会怎样?它就可以明火执仗地抢劫用户,用来建立自己的‘帝国’。中国互联网行业就会进入一个没有道德底线,没有行业规矩的黑暗时代……”

4日上午,在腾讯北京公司举行的小型记者会上,每个记者的桌面都摆着一份后来没有上网的名为《这不是战争,是一段守望相助的誓言》的“新闻稿”,稿件写得很悲情,甚至在最后引用了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那段很著名的话:“当他们屠杀犹太人时,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

而在360看来,这段话是他们的心声才对。腾讯一再使用“被迫无奈”、“情非得已”、“忍无可忍”等词语来解释自己的“艰难决定”,高管泪洒记者会现场。5日,马化腾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说当时“形势危急,再过三天,Q Q用户有可能全军覆没。”

不过,在采访中马化腾没有继续坚持“二选一”是把选择权给用户的说法,而是说“谁都知道不能剥夺用户的选择权,但外界很难了解腾讯的处境。”

而周鸿祎3日在微博上写“腾讯这个横行的霸权即使要倾轧过360的身躯,360也一定要让这个恶霸付出代价”。两家公司都很“悲壮”,都自称“受害者”,而这两家偏偏都是各自领域的巨无霸,拥有实际的市场垄断地位。

360说了腾讯很多问题,腾讯说了360很多问题,普通网民搞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但却搞明白了一件事情———它们是可能存在问题的,未来是可能出问题的。

“腾讯如何看待外界对自己强大和发展的恐惧?腾讯的发展是否有边界?”南都记者问。

“从创业之始,腾讯公司一直关注用户价值,并把通过互联网服务提升人类生活品质作为自己的使命。我们相信每家经营中的企业都有发展愿望,大家希望看到一家不思进取的企业吗?”这是腾讯的回答。

在4日的记者会上,南都记者提到,会有用户本能地担心太强大的腾讯缺乏制衡,腾讯高管马上反问“为什么要制衡腾讯?”

Q Q用户不知道自己的Q Q在做什么,而360利用了这种对未知的恐惧,腾讯则认为Q Q在做什么是Q Q自己的事,“就像一个人家里关着门,你360凭什么要进来看看我们做什么?”

而360同样面临强大的疑虑,它说自己不做杀毒软件,最后推出了免费杀毒软件,把整个杀毒市场搅了个天翻地覆;它收购了一家浏览器,然后冠名为 360安全浏览器,现在市场已经仅次于IE。有评论开始担心360会不会推出360安全聊士、360安全邮箱……一直都是360在判断什么安全,什么不安全,如果360出问题呢?

“你怕没人能制衡、监督360?”360公关总监屠建路说,“有人能制衡监督啊,比如你们媒体,比如政府。”

“用户对我们强大不是很在意,用户是担心我们会做恶。”刘峻说。

现在,扣扣保镖已经被召回,战争似乎即将结束,而人们担心的是,这场战争最后留给我们的只有那些“作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的段子。

人体艺术图片

日本番号

仁科百华ed2k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