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络企业为何偏爱女优臭豆腐逻辑盛行网络

发布时间:2020-01-14 18:13:31 阅读: 来源:香熏厂家

近年来出现了一个独特的社会现象,即日本女优成了一些企业年会的新宠。如360公司就在今年的年会上请来了日本当红AV女星泷泽萝拉。上海某游戏公司也请来日本女优波多野结衣,甚至打出优秀员工可与其“共度一晚”的噱头。受这股风气影响,本来以色情形象示人的日本女优苍井空还被中国网民冠以“德艺双馨”的称号。工程师们喜欢AV女星,或许可以作为个人喜好而不予深究,但IT企业以请女优为荣,乃至把女优到场视为某种土豪光环,则不免令人侧目。更值得深思的是,这种背离主流价值的非正常现象被很多人津津乐道。难道“野蛮生长”的网络企业,就可以完全抛弃社会责任吗?

“臭豆腐”逻辑盛行网络

不得不说,很多人在网上出名的方式不怎么光彩,甚至可以说是极端挑战道德底线的,一大批人靠“一骂成名”、“一脱成名”。但这些人却很受网络追捧,一种“臭到极处,便是香到极处”的臭豆腐病态逻辑在网上颇为盛行。

必须指出,当以“波涛汹涌”、“胸器当道”为特征的营销策略泛滥的时候,社会正在承受着严重的危害。不管是否承认,网络营销的最终受体中存在大量的青少年。在15-24岁这个年龄阶段的他们,对性具有强烈的好奇心,对性知识也具有迫切需求,引导他们形成正确、健康的性观念很重要。但是,那些颇具网络影响力的公司和媒体却似乎从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也不打算承担相应的责任。相反,在他们的眼中,唯有一个“利”字。

网络生存竞争激烈,网络公司寻求用户的访问量和点击率,因为只要关注的人多了,就可以转化为收益,而一旦没有人关注,就意味着网站的寿终正寝。因此,引人关注成了这些网络公司的第一目标,而网络传播虽然速度快、规模大,但是,热度持续的时间却很短,一个事件可能只能热上几天,然后就会迅速降温。因此,这些要想引起网民的持续关注,就要不断寻找可以吸引眼球的切入点。从传播的角度来讲,负面性的事件更容易传播,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各种颠覆性的言论、谣言以及对事实的扭曲也更吸引人的注意。而另一个吸引关注的切入点则是那些劲爆的图片和视频,甚至比前者更具有“普遍吸引力”,暴力与性刺激着人们的视听感官,更是能够撩拨人们原始的兽性。而这一切对于那些情绪控制力普遍较差的年轻人来说效果更好,而他们恰恰是当代网民的主体。于是,在这种目标下,网络公司们拼命地制造出“情色迷人眼”的行业景象,并且尽可能向着一丝不挂的方向发展,或者邀请AV女优和“脱星”成为代言人广为散布,也会以各种形式举办一些不堪入目的活动还堂而皇之地发布在网上,甚至把主流社会的反感和痛批看成是其经营有方的成果。网络公司之间互相比拼,看谁能把这种模式发挥到极致……在这种背景下,公共道德和社会责任早已经被这些网络公司抛之脑后,劲爆的语言、火辣的图片、变态的行为都成为了他们追求的目标——不怕东西刺激,就怕不够刺激!

另一方面,各种大胆露骨的消息也被网络媒体一条接一条捅出来,颠覆着传统观念,挑逗着人们的神经。而那些当事人也一夜之间爆红,甚至跻身“成功人士”之列,这个逻辑很简单,只要网民关注你了,不管是什么样的臭法,你就是香饽饽,你就有了和网络公司们合作共赢的资本!这不仅破坏了人们对成功的传统定义,也使得一些渴望成功的人看到了更加便捷的途径——突破道德底线,成为一名社会怪胎和小丑。但是,要想持续“红”下去,就要不断有“突破性”和“创新性”的事件,让臭味继续发酵,否则就会淹没在汹涌的互联网数据中。凤姐就是一个典型案例,2009年,她从网络高调征婚开始,接下来雷人的言行不断,整容、要做奥巴马情人、参加选秀、扬言要代言网游《魔兽世界》……并非网络红人和其背后的策划者们不知美丑,而是,要红下去,就必须臭下去!

于是,整个网络社会就不得不沉浸在冲天的臭气中,直到人们对此麻木,这时,唯有更臭方能显山露水,于是又一个恶性循环开始了……面对如此网络和背后的利益驱动,光靠道德劝诫远远不够,我们有必要给这些网络公司和推手们“立规矩”,通过法律和制度来约束他们,引导他们寻找更加健康、务实的发展策略。目前,尽管有一些政策出台,但是这些政策的执行力度还不够,也没有形成系统的法规体系和处罚制度,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加快立法,加强管理,净化网络环境。文/瀚海蓝月(科学松鼠会)

各取所需的隐秘狂欢

从去年苍井空的一枝独秀,到今年泷泽萝拉、波多野结衣、冲田杏梨等组团来袭,有网友戏称,日本AV女优几乎成了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年会标配。好像请不来个把知名女优,就不好意思忝列知名网企行列。

很多人可能还记得,去年凡客的年会上,一群中国互联网界的大佬们,排着队接受苍老师的拥抱接见,一个个脸红耳热,受宠若惊。今年,一众女优所到之处,也是前呼后拥,拥趸无数,相关新闻经常“上头条”。

据“知日”的专家介绍,即便在成人电影合法化的日本,AV女优也难说是有尊严的职业,也很少有知名企业会把她们奉为上宾。倒是在严格禁止成人影像制品制作传播的中国大陆,女优们找到了广阔的市场和明星的感觉。

当然,女优们出现在公共场合,要注意保持恰当的分寸,一般也不会刻意突出她们的特殊身份。双方似乎达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现场宾主尽欢,气氛融洽,一片祥和。

从成本和收益的角度看,请一个日本女优来参加活动或代言,当然是十分划算的。这些女优开价一般不会太高,而且有求必应,十分敬业,所达到的宣传效果也不输于一线明星。“性价比”比较高,这是女优受欢迎的重要原因,也催生了专门介绍引进女优到国内代言走穴的中介团队。

并且,目前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和用户,和成人影片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高度重合的(虽然他们多数通过盗版渠道获得资源)。在这个以年轻男性为主的群体中,上述名字个个如雷贯耳,经常耳濡目染,堪称“最熟悉的陌生人”。以资源共享为主要特点的宽带互联网,早已为她们铺就了风光走场的红地毯。能够一睹心目中“女神”的风采,也成了长期享受免费资源的宅男们一种特殊的补偿方式。

当然, 如果仅从性价比的角度来分析网企对日本女优的追捧,有些失之简单,也无法解释为何国内的企业更热衷于此。在这里,还要用到非常时髦的“亚文化理论”。在互联网圈,对因为特殊兴趣、癖好结合在一起的亚文化现象十分在意,并可以据此开发相应的产品和服务,业界甚至有“得亚文化者得天下”之说。

围绕日本成人电影,早已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亚文化群体。试想,伴随着互联网长大的白领和“宅男”,有多少没有在网上下载观赏“日本动作片”的经历呢?因为性和情色根源于人最基本的欲望,超越了语言和文化的界限,所以成了“群众基础”最广泛的业余爱好。如果去统计一下的话,全世界的人花费在情色网站上的时间和流量,绝对让人叹为观止。

而国内对成人色情制品的严格禁止,让这一“私人爱好”显得隐秘而边缘化;但也正因为如此,却赋予了追捧AV女优、分享相关体验以挑战主流和禁忌的意味,获得了更加刺激的狂欢体验。这是可以合法获取情色资源的国外“球迷”们,所无法理解的隐秘情怀。

一般来讲,亚文化是可以和社会主流价值观和平共处的,主流社会只要控制好合法和伦理的边界,就不用过于担心其对道德人心和社会安全构成危害,应该相信,独立的个人能够实现自娱自乐和自我管理。

当然,作为知名的公众企业,把AV女优奉为座上宾,毕竟不是多么光荣的事,需要仔细拿捏活动的尺度,承担相应的道德风险。而从事相关工作的中介产业,也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作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尽可以嘲笑这样的企业低俗、没节操。但这种社会现象背后反映出的亚文化生态和社会心态,却是值得关注和研究的。

干得好就“赏”你一个女人

国内某些网络公司请日本AV女优为公司年会站台,对公司来说,是一举多得的事。首先,起到营销作用,女优一露脸,与员工拥抱、合影,现场照片传遍网络,眼球效应立现,省了好多广告投入。

其次,也是我重点要说的,无疑是对员工很好的“激励”。邀请日本AV女优来站台,与员工零距离接触,有“肌肤之亲”,隐含的意思是:干得好就“赏”你一个女人。这一招非常准确地点中了中国男人内心里那点小隐秘。中国皇权专制太久远,太根深蒂固。中国男人的帝王梦带有太多动物本能,那就是“喜欢谁就是谁”,尽可能多地拥有女人。说得学术一点,像皇帝一样尽可能多地占有和分配资源,尤其是性资源。

对性资源占有的多寡历来是传统社会衡量一个人权力、地位、身份、荣誉的象征。为此,皇权政治建立了一套让特权阶层能够享有饕餮性资源的“分配机制”,皇帝可以“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礼记》)。在这套“分配机制”里,皇帝或权贵可以把女人当作物品赏赐给有功之人,女人则被当作男人的“私有财产”被随意抛弃或转让。

网络公司的老板就类同“皇帝”,他们在年终的时候把女优请来与员工共度良宵,隐含着这样的潜台词:今年你干得好,就“赏”你一个女人,还是你心目中的“女神”哦,希望继续努力。员工能不有喜从天降和被恩赐的心理吗?哪怕不能够真正拥有女优,哪怕只是见上一面心仪的“女神”,抱一抱、合个影,也是极大的满足。在这里,中国男权社会的隐秘通道被直接打通,大家在血脉贲张的狂欢中消费“女神”,体验了一把屌丝也有春天的喜悦。

为什么同样是网络公司,苹果或亚马逊就不请色情女星为自己年会站台?因为美国固然也视一个男人尽可能多地拥有资源为成功的标志,但不会赤裸裸地将赏赐女人视为正常,女人与男人一样是独立的、有尊严的个体。因此,这些公司不会搞这种干得好就“赏”你一个女人的事,否则会让公司蒙羞。他们会在消遣的场合消费女优,而不会在年会这样正规的场合夹带不合时宜的东西。

另外,为什么只有互联网公司请女优,而传统公司不请呢?这当然与互联网的开放性有关。但是,开放不等于情色,这种动不动就往情色上靠的做法,又显示出互联网公司仍处在野蛮生长的阶段,其企业文化建设赶不上企业的生长速度,片面地迎合男性员工的某些私人癖好。那些“程序猿”、“工程狮”在技术不断更新换代、日新月异的压力下,紧张而忙碌,会寻求特别的释放,而公司则故意迎合,女优的到来可谓一拍即合。

在日本,AV女优体现的不全是堕落,它至少让人明白,这是人的自由权利的一部分。那么,将日本AV女优请到中国网络公司来站台,则是两种文化十分扭曲地嫁接到一起。AV女优代表着我为我自己做主,我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哪怕是做一个AV女优,不应该有人来干涉我的自由,社会对她们的选择应保持适度理性和宽容。而日本AV女优站在中国网络公司年会的舞台上,则被当作被“赏赐”的物品或资源,“赏赐”给“程序猿”、“工程狮”。在象征意义上,女优们并不具有独立的人格意志,只是她们未必意识到这一层意思。当人们在嘲讽中国网络公司搞情色炒作,低俗营销时,其实真正低俗的不是日本AV女优,不是她们暴露的着装,挑逗的动作,而是那种将女人视为物品、视为男人的私人财产的心理顽疾,才是真正的低俗至无可救药。

名医汇

医生在线解答

医生在线问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