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熏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东省荣成大天鹅栖息地东方天鹅湖岌岌可危【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3:01:34 阅读: 来源:香熏厂家

入冬以来,山东荣成天鹅湖里,10余只天鹅先后死去。当地媒体说,在这块亚洲最大的天鹅越冬栖息地里,数百只天鹅正“面临险境”。为此,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迅速派出动物行为学博士孙全辉、北京猛禽救助中心兽医师任普前往荣成大天鹅自然保护区栖息地现状调查。每年的11月份,总会有许多天鹅来到荣成市成山镇的湖面上过冬,到来年二三月份才走,多的年份达到七八千只。因此,人称这片湖面为“东方天鹅湖”,位列世界四大天鹅湖之一。

天鹅湖由3个独立的泻湖组成,即月湖、朝阳湖以及养鱼湖。2000年,山东省政府批复成立荣成天鹅湖省级自然保护区,将3个湖区全部划定为保护区的核心区。

记者了解到,流入月湖的淡水主要有小江河、金水河、二村东河以及花夼河等4条河流,小江河水源主要来自降水。近年来,小江河上游的芦苇沼泽地上新建了许多鲍鱼养殖场,并且其原先的自然沙堤也被石砌的人工堤取代。如此造成的后果是,原先的淡水河变成了养殖场现在的排污河,并且残存芦苇沼泽里的淡水由于石堤阻拦也无法流入小河,由于没有淡水补给并且河内排入大量的养殖废水,小江河事实上已变成一条咸水河。金水河水源主要来自上游的芦苇湿地,河水目前也被污染,污染源主要来自上游的一家电子元件厂。此外金水河还流经一片正在兴建的别墅住宅区,小区的生活污水如处理不当很可能加剧目前的污染状况。天鹅湖区周边的原生栖息地主要为芦苇沼泽和海岸滩涂。由于多年围垦、筑堤、开挖池塘以及近年来兴建旅游度假设施等开发活动,目前这两种栖息地已经被破坏殆尽。孙全辉博士说,芦苇沼泽不仅可以为天鹅湖提供和涵养水源,也是许多湿地鸟类的觅食和活动场所;而海岸滩涂则是大天鹅在岸上休息、理羽等活动的主要场所。因此,大天鹅等越冬水禽的栖息地不仅包括湖区的水面,湖区周边的芦苇沼泽和海岸滩涂对它们同样重要。孙博士同时指出,野生动物都喜爱在不受打扰的环境中活动。如果栖息环境中各种干扰因素超出它们可忍受的限度,即使其他条件再优越,它们对所栖息的环境也不会再继续利用。目前,天鹅湖内大天鹅等越冬水禽面临的环境干扰主要来自各种开发建设和人为活动———湖区周边还在进行挖塘、清沙以及筑堤等。此外,湖区周边也没有设置阻止游人和机动车进入的明显标志,一些靠岸饮水或上岸休息的天鹅经常被过往的人员和车辆惊飞。

3年前,当地一家渔业公司为了搞旅游和养殖开发,开展了纳潮海湾生态系统可持续发展示范工程,治理工程开始于1999年,工程总投资1.9亿元。目前投入资金6000万元,仅完成工程总量的1/3。按照工程规划,清淤之后湖区平均水深将达2.6米,纳潮量增加,水质可以得到明显改善,有助于湖区生态系统的良性恢复。1995年,以青岛海洋大学为主体的专家组对该工程进行了可行性论证,其结论之一是如果不予清淤,天鹅湖10年内的回淤概率达90%。从专家组的背景和组成来看,除了一位经济师以外,其余全部为海洋环境动力学、地球生物化学、沉积动力学、环境海洋学以及渔业和水产资源学等方面的专家,没有一位鸟类或野生动物栖息地保护方面的专家。

孙全辉博士表示,防止湖区“沼泽化”是提出清淤工程的主要原因。然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沼泽却恰恰是大天鹅等许多水禽最适宜的栖息地。大叶藻主要生长在湖区的潮间带,是大天鹅越冬期的主要食物。可行性报告认为清淤之后可使大叶藻增殖,却只字未提清淤也可能破坏大叶藻在湖底的生长基质,从而导致大叶藻在一段时期内减少甚至死亡。

记者在现场看到,目前的做法是将湖底清出的淤泥直接堆积在湖边。沉淀下来的海沙有部分已被运走,但大部分仍然滞留在岸边。而黑色的塘泥则全部流入附近的芦苇沼泽和农田,严重破坏了天鹅湖周边的栖息环境。

天鹅湖及其周边的栖息地现状丝毫不容乐观,一些栖息地被破坏的现象更是触目惊心。一般认为,水、食物和隐蔽物是野生动物赖以生存的三大基本要素,对大天鹅等水禽而言,这些基本要素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影响。在水源方面,目前流入月湖的淡水大部分已遭到污染,而残留的水系不是被改道就是入湖口处干扰过大,致使鸟类难以利用。花夼河入湖口处是月湖大天鹅目前最主要的饮水区,这里时常聚集着上百只的大天鹅等候饮水,而花夼河水已经被污染。略微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长期饮用劣质水源的后果是什么,北京猛禽救助中心兽医师任普通过对最近死去的一只大天鹅进行的解剖发现,这只天鹅的死因为急性细菌性感染。

任普表示,对近一段时间天鹅死亡的原因目前还不能下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突变的环境变化、食物缺乏、水质污染都有可能导致大天鹅抵抗力下降,都有可能造成大天鹅急性死亡。孙全辉指出,作为一个功能区划清楚的保护区,荣成大天鹅自然保护区的管理显然没有达到《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所要求的标准。在离入湖口处不足百米的地方这两年连续兴建了4处虾塘。可悲的是一座看塘人的小屋后面还立着保护区核心区的红色界桩。在花夼河入湖口的另一侧,几处虾塘依然在施工,照此趋势,用不了多久花夼河入湖口就将被完全合围。在湖边,连片的虾塘已经向湖区推进了数百米,如果不是湖边界桩的提醒,记者怎么也不能相信这里是保护区的核心区。天鹅湖清淤工程是否合理不是此次调查的目的,而该工程缺乏对大天鹅栖息地保护的充分论证则是显而易见的。环境保护与发展当地经济是自然保护区发展一直面临的难题,正因为如此,保护区的任何举措都要慎之又慎,否则将为动物保护带来不可挽回的影响。

威海市大天鹅保护协会袁学顺告诉记者,与去年同期比较,来天鹅湖越冬的大天鹅的数量较往年明显减少,而死亡个体却同比增多。经过几天来的考察,我们逐渐理解了袁学顺所说的“大天鹅是渴死的”真正含义,“月湖大天鹅正面临可饮用淡水资源枯竭的危险。”几天调查时间毕竟太短,但已经发现了大天鹅栖息地面临的诸多问题。袁学顺无怨无悔几十年如一日保护天鹅的精神却感人至深,作为一个平头百姓,袁学顺做了他认为该做的事情。

市场后续政策尚未明朗玉米多空双方保持观望便利商店

孙俪捞金当众擦鼻子丝毫不影响形象李翊君

市场局部价格反弹难言玉米走势扭转秦杨

五金知识浴室玻璃门清洁有妙招宣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