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古稀女巨贪究竟钻了谁的空子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9:42 阅读: 来源:香熏厂家

“古稀女巨贪”究竟钻了谁的空子

退休后仍一手掌控国企十多年,74岁锒铛入狱被判无期徒刑,“永不退休”的国企女老总吴小莉仅以百余万元的超低价将价值4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变公为私”,其结局是“伸手必被捉”。  钱也要,房也要  74岁,对于一名退休女干部来说,本应是尽享天伦的年纪,但年过古稀的国企女老总吴小莉,却因巨额贪腐落马,被判无期徒刑。  吴小莉曾在原上海公用事业局基建处担任过10年的副处长,直至1998年办理退休手续,时年60岁。“能人”吴小莉退休“发挥余热”10年后,即2008年,其执掌的公欣公司转由国有企业上海某建设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同年12月,吴小莉被免去法定代表人的职务,但她通过“股东决定”继续担任公司董事,仍全面负责公司经营管理工作。  为何到了古稀之年,吴小莉对国企老总的“位子”仍如此眷恋?原来另有隐情:经查明,从2002年起,吴小莉就授意公司财务长期将公司监理费收入通过采用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劳务合同的方法,将公司合法营业收入以配合费、劳务费等名义转至某区以劳养武民兵服务部套现,至2010年5月间已形成公欣公司2000余万元账外资金。  除了钱,女巨贪对于房产也垂涎三尺,而且手段极其隐蔽。2004年2月,在吴小莉的运作下,某机关下属单位的一营业所服务站点,被调拨给了吴小莉的公欣公司,得到该房产后,吴小莉授意立刻出让,并将房产所得247万余元账外直接用于购买西康路某房产,对外出租,且不入公司财务账。经评估,该房屋在2009年11月30日改制基准日的价格为414万余元。  超低价侵吞4000余万国资  随着贪欲越来越大,在连续十多年担任国企老总后,70多岁的吴小莉仍不满足于公司账外的“小金库”,她认为只有改制,才能将这些年挣的钱“巧妙”地化公为私。而此时,某投资(集团)公司正欲将这个原为事业单位的公欣公司改制成民营企业。  经查明,在资产评估期间,吴小莉明知公欣公司在2004年至2009年11月30日公司资产评估基准日间,与多家单位有大量工程委托监理项目的监理费用尚未收取,应作为企业应收款纳入转制时的资产评估范围,仍利用其职务便利,将4012万余元应收款故意隐匿于账外,不纳入评估范围,并向上级主管单位及审计、评估单位提供虚假的企业经营损益报表,致使公欣公司的产权价值被严重低估。  后经证实,其实大量公欣公司承接的工程项目早已竣工,但监理费迟迟不予结算的原因是吴小莉通过不将监理费发票提交给对方的方式故意拖延,目的在于完成她侵吞巨额国资的“疯狂计划”。  在以严重低估的价格转制后,吴小莉等人通过以个人名义获取该公司49%的股权,仍继续负责公欣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工作,除向住远公司缴纳部分管理费用外,所有盈亏由吴小莉承担。因此,此前被隐匿的公欣公司应收债权共计4012万余元被吴小莉个人实际控制,而这笔国有资产,是吴小莉对于公司评估价的28倍多!败家的“管家”为何屡禁不止  公欣公司类型的“三产”公司,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全国都颇为盛行,是隶属于国家机关、事业单位或大型国企的盈利性公司,主要进行工业、农业以外的服务性产业。当年,这些公司或多或少地给部门或单位带来利益,后来因其中一些“三产”带来的腐败问题严重,所有官商被政府勒令停办或转制。而这些大大小小的“三产”被整顿后,因为扑朔迷离的背景和出路,有些成为游离于体制外的谜团。  上海市律师协会并购重组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俞卫锋表示,在全国范围内,“三产”转制过程中的腐败现象较多。在转制过程中,已有比较明确的制度,但因“三产”多为国有企业非重要子公司,因此在执行过程中相对较松,导致腐败空间存在。  上海市律师协会国资国企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洪亮表示,预防国企高管犯罪归根到底还是要监督到位。首先,国资委需建立健全有效的公司监管机制,防范各类性质的公司在重组、转让等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徇私舞弊活动。第二,应加强第三方监督,一个是外部董监事,如果是上市公司,则有独立董事,要让第三方监督真正履行职责,而不是说仅为一个“荣誉称号”,在挑选董监事的时候,主管部门应尽量挑选专业人士,而不仅是社会名流。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