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熏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熏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感人的爱情故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30:47 阅读: 来源:香熏厂家

认识楚明森的时候,他有一个小鸟依人式的女朋友静茹,他们的关系一直不错,大家都以为,他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我第一眼看到楚明楚明森,便觉得他有着与年龄不符的灵魂;而第二次再看他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注定会爱上他。

那天,明森找我去喝酒,他喝得很醉,他说,真的很累,原本想找一个小鸟依人的女朋友,是件皆大欢喜的事儿,没想到,处处都要我来迁就她。时间久了,真的有些烦躁,真的受不了。

我说,其实感情太深了,更容易让自己受伤害。反倒是两个不特别相爱的人,在一起的时间反而更长。因为都不付出百分之百的爱,所以也不会有刻骨的痛。明森抬起头看着我说,你说得对。其实,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互相取一取暖又如何。何必把爱情摆在面前,让自己累。

他笑了。我低下头,怕他看出来我是爱他的。

以后,明森他们一吵架,他就来找我,跟我喝酒,倾诉。他说,我知道她是爱我的,可是,她的爱让我太累了。她总是怀疑我会背着她喜欢别人,其实,有一个她已经够累的了,我怎会再有心情去招惹别人呢?

没过几天,明森对我说,我已经跟静茹分手了,不是不爱她,只是太累了。极爱极爱的感觉,就像剪指甲剪到了最深处,无论手动与不动,都很有种揪心的痛。

就这么简单,我得到了我爱的他。我清楚地知道,我得到的仅仅是他的人,而他的心,已经留在了静茹那里。我十分清楚静茹输在了哪里,所以,我不会重蹈覆辙。

我从不过问他的行踪,让他有绝对的自由;怕他因我不多问而猜疑我对他的爱,我会时不时给他发短信,比如:"亲爱,在回家的路上吗?我在给你褒汤。""亲爱,今天堵车,坐地铁吧。如果觉得地铁闷,就在外边玩一玩,晚些回来。"而这一切的一切,似乎让明森非常满意。

静茹曾找过我,要我把明森还给她,我队她说,明森是人,不是物,他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今天他离开你,也许有一天,他也会离开我,不过,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不会像你这般输不起。爱情原本就是赌局,这场赌你输了,赢家不是我,是明森。以为,他手里握着的是底牌。

静茹转身离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女人的凄凉。此事,我未对明森提起,我不想让他有任何心理负担。

一天,明森没有按时回来,我心里有些不安,我知道一定有事情发生。

明森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脸上有抓伤的痕迹,看得出,他哭过。

我默默地把褒的汤重新热好,把米饭和菜放在他的面前,看着他很艰难地吃着饭,我心里真的很难过,我说,如果你吃不下,我给你放洗澡水,你洗完睡一觉就好了。

明森说,静茹来我公司了,当着所有人的面,大骂我负了她,还把我抓伤。我始终没有还手,没想到她竟然骂你,说你不要脸,勾引我……

我说,对不起,是我让你在同事面前无地自容,让你如此尴尬,我可以……退出。

明森使劲拉着我的手说,不,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不介意,我们离开这个城市,我们一起去北京吧。

我丝毫没有犹豫地与明森离开了这个城市,我一直都未对明森提起静茹有来找过我。

在北京,我和明森都分别上班了。离开了那个城市,不知他有没有忘记静茹?如果我不出现,他们会不会结婚?会不会生活在一起?这些,我从未问过,也许因为在一起不容易,我便更加害怕失去。我已经做好分手的打算,我一直都在告诉自己,得到所爱已经非常幸运,如果真的爱他,就让他过他想要的日子,所以,如果他离开我,我不会哭,不会闹,只希望顺其自然。夜半时,我问明森,你能忘记静茹吗?他用有力的手臂使劲抱了我一下说,忘记,是不可能的,只是有些事情会慢慢变淡。

我对明森说,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我一定不会让你难堪。如果我真的爱你,我会让你有自己的选择,这选择也包括放弃我。

明森吻着我的发梢说,不会的。

他又说,不过,我还不想结婚,现在承受不了婚姻。我忘不了静茹最后一次来找我时的情景,她哭着说,明森,无论我做过什么,我只是因为爱你,我忘不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不是一个爱过就算的人。

我无语。我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他们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忘记一个人谈何容易。

为了让明森开心,让他忘记从前的一切,我把租的房间全部粉刷成淡绿色,因为绿色代表生命,我想让他, 让我们的关系充满生命力,能够长久一点。

明森原来的用品,衣服,全部被我换成了新的。他是个不爱剪指甲的人,我会在他看电视的时候,帮他剪去一个个指甲。

明森对我的依赖越来越强,我们渐渐地有了相依为命的味道。

现在的他,无论外形也好,言谈举止也罢,全部都是我梦想的样子。

温暖安详的日子,使我们渐渐地淡忘了静茹给他的羞辱。然而,静茹的一个电话,终于还是打破了我们平静的日子。

明森开始回来得很晚,直到那天一夜未归。我等着他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但他没有。

我对明森说,我曾经爱你,现在爱你,将来依然爱你,只是,如果我的爱,让你承受不了或者已经不再有感应,我愿意选择退出。

明森突然大哭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哭。他哽咽着说,我不是不爱你,只是,静茹死了,她从20楼的顶层跳下去了。我跟她曾经相爱,曾经那么接近,而现在,她因为我负了她就去死,我真的受不了。

明森哭得很厉害,我知道,那不是伤心,而是良心的触动。静茹那么决绝地走了,正如明森所说,她竟然用这种方式来阻止我们在一起。

我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把明森的衣服,鞋子,按季节分类放好,把冰箱放得满满的,然后留了一张字条给他,离开了。我不想让明森见我,我怕没有离开的勇气。

工作,电话号码我都换掉了,却不舍得离开这个城市,因为是明森带我来的。

我拼命地工作,想忘记静茹,忘记明森,可越是这样做他们的影子越是出现在我面前。

眼泪都流尽的时候,我已经渐渐习惯了没有明森的日子。

那天,地铁里人不多,我看着一站一站转换着的广告牌发呆。到王府井站时,我下了车,觉得后边有人跟着我。我急走,后边的人也紧跟,我突然转过身,用皮包使劲砸过去, 却有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我,我定睛一看,是明森。

他红着眼圈说,不要走,静茹已经走了,我们应该相亲相爱。我们都认为静茹的死,让我们无法在一起,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她的死,正是为了成全我们?为了她,为了我,为了你,不要走,像静茹对我说的,我不是爱过就算的人。

明森使劲抱着我,我重新感觉到他的体温,他的味道。我们傻傻地站在地铁口,抱头痛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